IFPI:2016全球音乐报告(附报告)

报告下载:添加199IT官方微信【i199it】,回复关键词【IFPI2016全球音乐报告】即可

在各种通过互联网传播创意产品中,音乐从来都刚需,却常常离钱很远:因为盗版侵权猖獗过往,因为用户付费习惯难以形成,也因为音乐产业链扭曲利益 分配机制。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近日指出,视频领域正版率已非常高,音乐领域问题较多,但不付费使用作品时代过去了。

最新发布《2016全球音乐报告》中发现,2015年中国音乐销量上涨63.8%,达到1.7亿美元(约合10亿人民币),其中数字收入整体上升了68.6%,成为近年来中国音乐市场增长最快一年。IFPI驻华首席代表郭彪透露,去年中国音乐市场销售额增长超六成,“随着中国音乐市场增速加快和版权环境持续改善,国际唱片业协会预测中国音乐市场规模有望进入世界前三。”

“最严版权令”之下版权方议价能力提高

前几天,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指出音乐问题比较多一个领域,因为音乐权利非常分散,而且数量非常多,权利人意见非常大,包括一些音乐网站也有切身感受,但不付费使用作品时代过去了。“去年版权局整治非常有效,我们发出通知以后,大概在不到2个月时间里下架音乐作品达220余万首。”2015年7月8日,国家版权局下发《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通知》,要求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在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全部下线,业内称为“最严版权令”。

扭曲利益分配格局一直中国音乐产业挥之不去阴影。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告诉记者,“1996年一盘卡带10元,内容方分到1.2元,也就12%,但发行渠道没有形成垄断,好内容会有一定议价能力。互联网时代则加速了唱片业死亡,播放平台成为非常强势一方,内容方利益分成从12%压榨到2%。”在被版权风暴重塑互联网音乐行业之中,版权最终所有方议价能力有所提高,但互联网音乐平台运营能力也面临更大考验。

因为正版音乐作品如果无法找到最终买家,版权所有方收益也不具有可持续性。虾米网前CEO王皓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如果能把付费用户比例提高到5%,数字音乐行业将从一个几亿元市场发展到上百亿元。但要让用户形成付费习惯却非常不易,虾米网在2014年底时付费用户比例也只有0.8%。”

所以,在大多数音乐人看来,要真正形成“交易型音乐市场”,还在艰难转型中。

歌手周笔畅看好数字音乐 直言版权环境逐渐变好

2015年中国音乐销量上涨63.8%,歌手怎么看?周笔畅中国内地首个做数字发行歌手,她名为《翻白眼》迷你专辑,总共只有3首歌曲,每张售价5元。“当时上线1个小时左右就售出14000张,当晚销售量已经突破5万。而在一周时间里,这张专辑累计销量将近13万,最终销售成绩超过45万张。”周笔畅经纪人谢先生告诉记者。正这样成绩,让周笔畅做出了未来暂时不再制作实体唱片决定。

“当时之所以选择数字发行就看重数字专辑未来发展。”周笔畅道出做出这个决定原因,45万张,每张售价5元,《翻白眼》销售金额达到225万元。“这肯定要比实体唱片销量高很多,至于销售专辑收入跟上涨制作费来说当然不够,不过我们还算满意。”在周笔畅看来,自从去年“最严版权令”实施以来,版权环境在逐渐变好。

从唱片公司角度,索尼音乐娱乐大中华区主席暨CEO徐毅表示,数字专辑数字音乐服务突破,它出现得益于对版权保护。“任何改变从根本上都让这个行业源头、内容等方面能够在任何一个平台上进入良性循环,这样才会有持续性。我很高兴看到各种各样数字平台上产品模式。它出现得益于对版权越来越多保护和尊重。”

报告下载:添加199IT官方微信【i199it】,回复关键词【IFPI2016全球音乐报告】即可

文来自:成都商报